待到秋来

身在无间,心在桃源。

终于把自家孤剑开二苞了嘿嘿嘿。

我估计我是肝不到曦月了😭

本来今天晚上准备写花怜短篇现代paro结果给忘了。
画个表情包玩玩儿。墨香家仨儿子和仨闺女儿

【花怜】王子与恶龙的故事

*瞎jb乱扯,别信

*弱智的童话故事

*文笔一如既往的差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叫做仙乐国。
仙乐国中有一个王子,叫谢怜。
人们都hin喜欢谢怜王子,因为他法力高强,又很有钱。最主要的是他长的美。
谢怜:“我的美,你得不到。”

2.
谢怜王子从小听王子杀死恶龙救出公主的故事长大,小小的他便有了一个大大的梦想。
谢怜王子终于成年了。
正在举国欢庆的时候,谢怜王子突然对老国王说:
“我要去打败恶龙,拯救公主。”
老国王愣了一下
“没有公主。”
“……拯救世界。”
于是,在老国王“嘤嘤嘤”的哭声中,谢怜王子带着风信和慕情两个侍卫,踏上了杀死恶龙的征途。

3.
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里,谢怜王子遇上了一个吟游诗人,吟游诗人叫女装大佬(不)师青玄,他有操纵风的能力。谢怜王子很喜欢他,因为他很聪明,但谢怜王子也经常想:
“师青玄人很不错,可惜是个变态。”

4.
四人在森林中各种摸爬滚打,却一直没找到恶龙的影子。他们已经开始怀疑恶龙存在的真实性?????
直到他们发现了一个小木屋,屋里站着一个白衣人。
白衣人缓缓转过身:“我叫白无相,是恶龙花城的手下,想要见到他,就必须先杀死我。”
这是谢怜第一次听说恶龙的名字。
可惜,四个20级的玩家打80级精英怪级别的白无相怎么打的过。
四人被打得屁滚尿流,谢怜身上的钱被白无相拿走了,连着他那把绝世宝剑,还有其他的三个人。
不知道白无相对他们做了什么,谢怜老远都能听到风信的骂声
“操你妈!白无相!听见没?操你妈!”

5.
就在谢怜王子最失魂落魄的时候,出现了一位少年。
“这位哥哥,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少年红衣似枫,眸亮如星,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
谢怜王子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少年。
少年笑了一下
“哥哥,我叫三郎,我可以帮助你打败白无相♡”
【这个♡是什么?】

6.
三郎的训练很严苛,堪称魔鬼训练。
但是三郎的厨艺很好,人很温柔(训练外),每次谢怜训练回来,都会得到一个爱的抱抱(?)和一大桌子菜。
晚上,他们就睡在一起。
谢怜和三郎既像朋友又像师徒。
他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打败了很对怪兽,七年之后,谢怜王子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连着他的心境,他从一个鲁莽冲动的王子变成了一个心平气和的青年。

7.
他们回去找到了白无相。
想想,一个95级的玩家和一个不知道什么级别反正很高的玩家一起打一个80级的精英怪是种什么概念。
咔嚓。
咚。
咕噜。
白无相终于被杀死了。
谢怜和三郎救出了被蹂躏得很惨的风信慕情和师青玄。

8.
五人一起来到了恶龙的巢穴。与其说是巢穴,不如说是一片世外桃源。
谢怜把三郎留下,让其他人分开寻找恶龙。
四周一片静谧,只剩下花瓣飘落、溪水潺潺和二人的呼吸声。
“花城。”谢怜叫道。
身边的少年瞬间变成了一个红衣青年。
竟是比谢怜还要高一些。
头上顶着一对角,背后有一对翅膀。
谢怜没感到惊讶,他早就知道三郎就是恶龙了。
但是他现在根本没有想要杀掉恶龙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喜欢这个对自己特别好的恶龙。
“我还是更喜欢哥哥叫我三郎”花城说到。
还没等谢怜反应过来,花城便单膝跪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

9.
是一枚晶莹剔透的戒指。
谢怜还是没感到惊讶,他甚至觉得这是一件寻常的事,它本就该这样发生。
“哥哥,”花城说道。“你愿意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谢怜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但他觉得自己脸上快要烧起来了。
花城继续说道:“从第一次见到你起,我就喜欢你了。”说着,把戒指小心翼翼地戴在了谢怜的无名指上。
“喜欢吗?”
谢怜觉得自己轻飘飘的,马上就要晕过去了。
他胡乱地答了一声:“……嗯。”
花城轻笑了一声,把谢怜横抱起来,走向桃林深处。
花城突然出声:“树后面的三位,麻烦回去告诉国王,王子已经成功驯服了恶龙,过些时日便会带着恶龙回去。”
树后面的慕情白眼快要翻到地上去了。

10.
仙乐国的百姓都知道他们的谢怜王子驯服了恶龙。
直到王子带着恶龙和恶龙的聘礼回来,直到王子和恶龙在一起,并和恶龙隐居山林,人们才知道
“原来驯服,是这个意思。”

                                                                     END
依旧是乱七八糟写,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吧(๑´3`๑)

【双道长】听客栈小二讲故事(?

*HE

*第一次写……文笔渣,小学生文笔

*唔……不记得是从哪里看到的梗🐸可以算是……有借鉴吧

*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小蓝手♡

*短小,可能有很多地方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今夜是除夕。

街上并无多少人,只是家家户户都亮着灯,门口挂着几个大红灯笼。闲逛在街上,也能听到各家中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我在街上晃悠,晃着晃着就走进了一家客栈。

客栈里有几桌酒客,高声聊着什么。我径直走到了一张靠窗的酒桌旁,坐下。唤来店小二。

“小二,来壶好酒!”

却见小二用一种很纠结的眼神看着我。

我道:“怎么了?”小二说:“……客官,这张桌子今天是不准坐的。”我本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听到这句,不禁有些生气。

“诶凭什么这张桌子不准坐?你们客栈怎么想的,钱都不赚了吗?会不会做生意啊?小爷我今天就是要坐这张桌子怎么地……”

小二摸了摸手,一幅很窘迫的样子:“客官对不住啊,你有所不知,很多年前,就我刚来的时候,我们店里来了一位客人。”

“那位客人一身黑袍,身型高挑,身后背着两把剑,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他进来要了两壶好酒,几碟小菜,还有两幅碗筷。不过,这个客人点菜的时候是写出来的,我们才知道——他是个哑巴。”

我倒了一杯茶,对小二说:“来来来,你坐下来,慢慢说。”话罢,将那杯茶推到他面前。

“哦,好!”小二坐下来,把茶一饮而尽,接着说到。“当时,那个客人就坐的你这个位置,上菜之后,他也不做什么,把两个杯子倒上酒,在自己这边放一杯,对面放一杯。然后他又对着空气碰了碰杯——就像对面有个人在和他碰杯。”

“从那之后,他每年都会来。不过,每次都是他一个人。”

小二顿了顿,像是在思索,继而又说:“……我去问过他‘为什么?’——就是他来的第一年,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他看了我一眼,愣了一会, 我感觉他好像很悲伤的样子。他写道:

‘我在找一个故人。’末了,他又在最后添了几个字——‘我的挚友’。”

“他每年都坐这个位子,老板也默认了,反正除夕夜人少,索性就把这位子留给他。这么多年,已经成为我们店的习惯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三年没有来。但是位子一直给他留着。”

我有点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但既然别人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勉强,乖乖地去坐了旁边的一桌。

我百般聊赖地坐着,一手托腮,一手握着酒杯。忽然,客栈的门被打开了。

来的是两个人。前者一袭白衣,面容清秀,墨色长发随意披着,头戴一顶道冠。侧头对身后之人笑着说些什么。后者黑衣黑发,袍角不染一尘。头发整齐地束在脑后,露出他清俊的面容。他面无表情的点着头,却不难从他眼中看到笑意。

二人皆是身负长剑,手持拂尘。细看,他们的眼睛都是一样的明亮,眼中好似有万千星辰。

像是一个人的眼睛。

一人如明月清风,一人似傲雪凌霜。却是相同的气度,一等一的俊俏。

我低声唤来小二:

“诶,这位黑衣道长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客人?”

“对对对,就是他!”

“那……”我偷偷地看向他们,视线落在白衣道人身上。“这位白衣道长是……”

小二顺着我的视线望过去,白衣道人低低笑着,黑衣道人也露出了他少有的温柔。

“不知道呢。或许——”

“是找到他那位故人……挚友了吧。”



                                                                      END

写到这里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比心♡

准备做一套书签……可惜我还没想好人设……

摸鱼。
我......第一次平板上画画......
丑不拉几😀

表情包第三弹
又把天官看了一遍.......每天 都不够看QnQ
看到只要十几晋江币我就......

数了一下,单24、25这两章,怜怜就喊了15次三郎😊啊……他真可爱。
这两章真是甜到炸裂♡
其实我觉得,怜怜根本没认出三郎就是花城🐸

表情包第二弹
看了最新一章的感受
公主抱什么的......可以说是非常甜了!四舍五入就是那啥啊!

改图 花怜版黑恶势力
秀秀新文贼jb好看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