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逆流💦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
君知。

和心选在一起了。
真好。

他的师兄总是傻乎乎的,一天到晚没个正形,趁着没人攀到武当后山的桃树上掏鸟蛋,偶尔摸到俩好看的就跑来送给他,被抓包也嘻嘻哈哈地上金顶受罚去。他总是会陪着师兄受罚,帮他理理弄皱的宣纸,顺手把他那份道德经一起抄了。师兄喜欢到芳菲林里面去挖朱果,说是要卖钱发家致富,他抿了抿唇。第二天师兄的房间里面总是会多出一大堆朱果,里面还夹杂着各种高级的药材,最上面附了张“赠你。”的纸条。
他对师兄的感情自然是藏不住的。明眼点的同门一早看出来他俩之间有点猫腻,只是没捅破那一层窗户纸。他的师父也经常语重心长地告诉他“敢爱就要去追”。可师兄像个大傻子似乎是完全没发现。他记得师兄衣袍上的皂角味,记得师兄拉住他手时的细腻触感…床底下是他亲手画几十张师兄和许多写满了他师兄名字的纸,和一沓未寄出的情书。
修道之人,最为情之一字痛苦。他不敢说,也不能说。他怕师兄从此就与他远离。只能每日早上打招呼时说一句:
“师兄,早上好啊。”我喜欢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偿所愿。

开始写文了。
大概、不会鸽的吧……咕咕咕。

《穷开心》华武向

*自家华仔在问为什么华山校歌不是穷开心so……我就给他填了个词
*各位看客开心就好嘻嘻嘻
*请不要当成华山校歌!我就写着玩玩!

华山的崽儿啊一身正气啊
天天都要穷开心啊
潇洒的魂儿啊两袖清风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我是谁家那小谁
龙渊泡澡挤一堆
云梦汤池搓背
还在金顶断过腿
沧海真的很美
迷路在暗香几回
金陵卖艺等个赏
还和小道长亲过嘴

大侠您瞧瞧
我这华山小师妹
长相可人又甜美
还会搓澡和捶背
您要问哪里找
龙渊边上来瞧瞧
为了华山有钱花
转身卖掉小师妹

武当道长啊
求给个赏啊
我给您跳马步谣啊
别来讨债啦
兜里没钱啊
行行好啊快来包养我吧
师妹师姐啊
别再催啦
这个月剑鞘已经没钱修啦
各路大侠啊赏点钱吧
讨到钱我就能回华山

他是武当那小谁
仙风道骨真貌美
长发飘飘惹人醉
身后仙鹤欲要飞
都说华山武当配
我觉得说得挺对
兜里揣几个铜板
心动选手就要勇敢追

摔断腿乞讨
还在江南抓过贼
点香阁花子会
四处打工不嫌累
来金陵卖个艺
顺便武当蹦个迪
为了迎娶(bushi)小道长
攒够彩礼嘿嘿嘿

华山的崽儿啊
一身正气啊
天天都要穷开心啊
潇洒的魂儿啊
两袖清风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啊

武当道长啊
求给个赏啊
我给您跳马步谣啊
别来讨债啦兜里没钱啊
行行好啊快来包养我吧

(为了华山有钱花
转身卖掉小师妹
为了迎娶小道长
攒够彩礼嘿嘿嘿)

(为了华山有钱花
转身卖掉小师妹
为了迎娶小道长
攒够彩礼嘿嘿嘿)

华山的崽儿啊
一身正气啊
天天都要穷开心啊
潇洒的魂儿啊
两袖清风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师妹师姐啊
别再催啦
这个月木剑已经没钱买啦
各路大侠啊赏点钱吧
讨到钱我就能回华山啊

华山的崽儿啊
一身正气啊
天天都要穷开心啊
潇洒的魂儿啊
两袖清风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啊

武当道长啊
快嫁过来啊
我给您来暖暖床啊
别来讨债啦兜里没钱啊
行行好啊快来包养我吧

没辽。

秋溯之。
文力枯竭,脑洞衰弱。
不知道要写些什么。

武当师兄最喜欢他的师弟小小软软一团缩在他怀里,小手在空中乱晃,嘴里还咿咿呀呀地说“最、最喜饭师兄唔”。每到这个时候,师兄总会捏着他的小脸蛋,噗嗤一下笑出声。
“师兄也最喜欢师弟啦。”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师弟就长得比师兄还高。却还是像以前那样黏着师兄,满嘴都是“师兄我喜欢你”“师兄你真好看”之类的话,师兄也只以为是小孩子心性,随口说说两句“师兄也喜欢你”糊弄过去了。其实师兄打心底是喜欢这个师弟的,喜欢到超越了师兄弟情。可他不敢想。
直到有天晚上被师弟压在床榻之间,才惊觉不对。
“师、师弟你要做甚?!”
“我做什么师兄还不清楚么?”师弟解开他的腰带。“当然是……干师兄。”
师兄羞涩之际还有点小期待。
正想开口说点什么,结果被师弟一下子堵上了他的唇。



没屁放了。一起来嗑武当年下小狼狗和温柔师兄吧。

我好像。很久没写东西了。

武当的金顶依旧是人来人往。萧疏寒看到来这里的华山弟子对武当弟子嬉笑,也不由得想起当年的楚遗风。萧疏寒本就是清冷的性子,虽说两人是至交的好友,相处时话也不算太多,楚遗风就接着他把话题延伸下去,这时萧疏寒便会报以他一笑。有年冬天两人骑马来到华山,楚遗风随手折下一枝梅:“疏寒,你看和你像不像?送给你。”萧疏寒笑骂了句胡闹,再之后……再之后就记不清,太远的记忆了。萧疏寒下意识摸了摸腰间楚遗风送的玉佩,他经年的摩挲使它细腻光滑,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楚遗风的余温。只可惜,旧物依然,故人却早已不在。

啊我好困我在写什么……好困啊……要死了

新发型和新衣服混搭怎么这么好看啊…耳饰好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