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道长

这里秋溯之,可以叫树枝反正随便您怎么叫√
是个三岁的垃圾写手√
关键词priest/华武/双武/武暗/杂食/雷卡/霹雳/剑三√
请随意勾搭√
扣扣门牌号:1054098894请扩我!!

写点辣鸡文字
为爱发电罢辽。

武当师兄最喜欢他的师弟小小软软一团缩在他怀里,小手在空中乱晃,嘴里还咿咿呀呀地说“最、最喜饭师兄唔”。每到这个时候,师兄总会捏着他的小脸蛋,噗嗤一下笑出声。
“师兄也最喜欢师弟啦。”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师弟就长得比师兄还高。却还是像以前那样黏着师兄,满嘴都是“师兄我喜欢你”“师兄你真好看”之类的话,师兄也只以为是小孩子心性,随口说说两句“师兄也喜欢你”糊弄过去了。其实师兄打心底是喜欢这个师弟的,喜欢到超越了师兄弟情。可他不敢想。
直到有天晚上被师弟压在床榻之间,才惊觉不对。
“师、师弟你要做甚?!”
“我做什么师兄还不清楚么?”师弟解开他的腰带。“当然是……干师兄。”
师兄羞涩之际还有点小期待。
正想开口说点什么,结果被师弟一下子堵上了他的唇。



没屁放了。一起来嗑武当年下小狼狗和温柔师兄吧。

我好像。很久没写东西了。

武当的金顶依旧是人来人往。萧疏寒看到来这里的华山弟子对武当弟子嬉笑,也不由得想起当年的楚遗风。萧疏寒本就是清冷的性子,虽说两人是至交的好友,相处时话也不算太多,楚遗风就接着他把话题延伸下去,这时萧疏寒便会报以他一笑。有年冬天两人骑马来到华山,楚遗风随手折下一枝梅:“疏寒,你看和你像不像?送给你。”萧疏寒笑骂了句胡闹,再之后……再之后就记不清,太远的记忆了。萧疏寒下意识摸了摸腰间楚遗风送的玉佩,他经年的摩挲使它细腻光滑,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楚遗风的余温。只可惜,旧物依然,故人却早已不在。

啊我好困我在写什么……好困啊……要死了

新发型和新衣服混搭怎么这么好看啊…耳饰好戳我

卧槽官方你真的忍心让这么好的大师兄离开武当?!?你他妈的。如果真的走了 我杀官方

帝文。:

“我最怕的事情,大概是哪天控制不住心魔,做出伤害你们,伤害武当的事情。这些年和至恶的自己争斗的日日夜夜,的确太折磨人了啊。——但只要我一想到阿新已经完成了我的夙愿,小亦子和小棠现在也都好好的,成天闹腾,我还可以看到他们的笑,我还可以听他们喊我大师兄,我还可以…帮上他们的忙,那我苦一些,累一些,也是没什么的。他们本来就没必要知道我的事情呀。”


“对我来说,只要他们都在,武当还在,我便一切都好。”说罢,郑居和笑了起来,一如你刚踏入武当山门时,他给你递过同尘袍的那个时候。

多年之后,扬名天下的华山少侠携妻子隐退江湖。可他依旧忘不了二十年前那个黑发白衣的人。十七岁的少年面若桃花、白衣胜雪,一双充满少年人活力的眼睛里满是对未来的期望和向往,肩膀消瘦但背却永远挺得笔直。他始终记得那人眉间沁血的朱砂和鬓角的白发。他们都许诺要给对方一辈子的好。少年对他说“等到我们都扬名天下了,就去找个山光秀丽的地方过小日子……武当后山的竹子青翠,贫道就在屋子的后边儿种上一片……”昔日人音容笑貌,于今在脑海中依然清晰。可华山非常清楚,他的少年、他的小道长已经永远回不来了。
永远停留在他最好的十七岁。

宋居亦:
在吗,在吗,在吗大师兄,大师兄在忙吗,大师兄你好,在吗,在吗,不做课业成吗,大师兄在不在,在吗,居和你忙完了吗,在吗,在忙吗,师兄别收穗了,在吗,在吗师兄,居和我喜欢你,在吗师兄!

是儿砸!!捏脸捏的好爽!
最后两张是自家华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