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秋来

什么叫产粮?什么叫更新?你看我是像这样的人吗?

【花怜/中秋贺文】中秋

*原谅我起名废……

*迟来一天的贺文

*依旧是短小瞎写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今夜是中秋。

    中秋之时,神官们都会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开宴。行宴时也会如人间那般食月饼、猜灯谜,给繁忙枯燥的日子添一丝活力。多数神官是喜欢这项活动的,谢怜却是相反,他不太喜欢这种抛头露面的活动,除非非来不可的,也只是坐坐,装个样子。

    谢怜来到一个小镇,镇上也是灯火阑珊。中秋佳夜,不少行人穿梭在街上,手里拿着花灯、月饼或是其他一些小玩意儿。时不时跑过一群孩子,带头那个手提一盏花灯,屁股后跟了一群小孩儿,嘻嘻哈哈地你追我赶,也能听见朋友或夫妻间的笑骂与打闹。谢怜走走停停,来到一个卖花灯的小摊前。

    小摊的老板笑呵呵地拿起一个花灯:“这位公子,猜不猜字谜?猜对了可以把灯带走哦,要不要来试试?”谢怜应了下来,选了盏浅蓝色的莲型花灯,只见上面写着:
“千里姻缘一线牵”           
谢怜思索片刻,正欲说出答案,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清冷的气息在背后响起。

    “重。”

     谢怜回头,见花城红衣胜枫,长发随意地搭在肩上,黑色的眼罩遮住他的左眼,却给他添了些许成熟禁欲之感。想来便是花城真身。
他双目含笑的看着谢怜:“哥哥,真是好巧。”谢怜惊道:“三郎,你怎么在这儿?”“路上闲逛,看见哥哥就过来了。”

    灯摊老板看看谢怜又看看花城,对花城说:“这位公子您答对了,但那灯是旁边这位公子先挑中的,您要不再看看……”

    “不用,我们是一起的。”花城搭上谢怜肩头。“哥哥我们走吧。”谢怜对老板笑笑,提着那盏花灯随着花城离去。

    花城带谢怜来到了一处比较僻静的水边,水中是大大小小、颜色各异的花灯,无数的灯寄托着人们美好的愿望,顺着河流飘向远方。花城和谢怜在一棵树下席地而坐,二人都没有说话。

     “三郎,你带我来此地是何意?”谢怜率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花城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说:“哥哥,我这里有两壶好酒。”说罢,从树后提出来两坛酒,显然是早有准备。谢怜也不恼,有些为难:“这……”谢怜修此道,不宜饮酒。况且,他酒量也不好,不知道喝醉了会发生什么事。花城看出了他的为难,将酒递给他:“哥哥可是为难?这可是上好的桂花酿,不容易醉的。”花城在心里添了一句:而且是我酿的。谢怜无法拒绝花城的好意,接过酒,摘掉坛口的红布,果不其然,一股幽幽的桂花香缓缓飘来。花城也也打开酒坛,一时间,二人的身边缭绕着浓郁的酒香与花香。

    对街是节日的主场,花城灌了一大口酒,提起酒坛意示谢怜也喝,谢怜也学着他的样子喝了一大口,刚开始是辣,随即而来的便是满口的花香,醉得人头脑发昏,沉浸在这无穷无尽的香气和快感之中。酒很香,很醇,落入腹中却是火辣辣的。谢怜眯眯眼,他酒量确实是不好,喝得太快,一下子有点犯晕。他发现花城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心里有些窘迫,不知是酒还是其他原因导致,脸上微微发烫。

    谢怜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花城。那时,花城是一副少年模样,马尾歪歪的束着,漫不经心地躺在牛车里,五官异常精致,让人以为这是哪家的少爷,生得如此俊朗。他想到花城在罪人坑底下接住自己,抱着他清理尸体的时候,谢怜又想起在极乐坊他手把手教自己掷骰子,还有那半个冷掉的馒头……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和花城相识这么久了啊。谢怜浑浑噩噩地又想着,他们认识了多久?感情到底有多深厚?他觉得自己太过于信任花城,但这信任又是从哪里来的?他觉得他和花城已经不是朋友这个级别了,更是挚友,或是挚友之上……谢怜不禁脸更红了。

    谢怜垂下头想着,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把刚才的那番话说了出来。花城先是一愣,又无奈地笑着,他方才还在想自己如何向谢怜开口,现在谢怜却自己说了起来,倒也省了些事儿。

    “哥哥。”谢怜听到花城叫自己,转过去:“怎么了?三……唔”嘴唇覆上一个冰凉的物体,谢怜顿时酒醒了一大半。他忙不迭地推开花城,却被花城更紧地缩在怀里。花城加深了这个吻,舌头灵巧地撬开谢怜的牙齿,吮吸着里面的嫩肉。桂花香充斥着他们的口腔,散发着甜腻的气息。谢怜僵硬地靠在树上,任由花城动作,任由花城在里面攻城掠地。花城细细扫过谢怜的每一个角落,直到谢怜快要喘不过气,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他。

    谢怜的嘴唇此时红肿诱人,还有丝丝水光,一双眼睛蒙着一层薄雾,眼眶红红地的,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这是谢怜第二次被花城这样做,但这次却比上次猛烈地多。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敢直视花城。花城扶着他,说:“哥哥、谢怜,你看着我。”谢怜抬头,正好对上花城明亮如星的眼睛,这只眼睛里不含一丝杂质,谢怜可以从中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影子,仿佛他占据了花城的所有视线。事实也确实如此,花城异常认真:“谢怜,你听我说。”他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我喜欢你。”谢怜愣住了,他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花城的所作所为和他说的话,他好像还很期待花城这么做。谢怜一点也不惊讶,仿佛花城这么做是理所应当的,是本该就有的,他们是天生一对。

    “我会一直对你好,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你想去哪里,我便带你去。”

    “你想要君临天下也好,想要荣华富贵也好,想要过平淡的生活也好,我都可以给你。 ”

    “你可以拿走我的骨灰,我不介意,你想要抛着玩儿还是撒着玩儿,我都不介意我……”

    不待花城说完,谢怜便抱住了他。

    谢怜没有说话,他全身颤抖着,用力抱了抱花城,花城也用力地回抱他。花城知道谢怜已经接受了他,可他还是止不住的兴奋,他等了,等了这么多年,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变成了绝境鬼王,看过天下万事,他终于等来了这个人,这个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千言万语都只能化作一句话:

    “我爱你。”

   
    怎得伊来,重谐云雨,再整馀香被。祝告天发愿,从今永无抛弃。

                                                                          fin.
ps.结尾可能很仓促!果咩!
pss.本来是说好昨天修仙肝完的……结果肝到一半睡着了……然后又一直拖到现在……
psss.迟来整整一天的中秋贺文!祝各位道友中秋快乐!顺便……扩列否?








假装是个情头……画风完全不一样好吗!😭
阿挂真可爱,阿谭真可爱。
不要问我为什么阿谭这么小……手残手残(而且阿挂的毛领子这么大一坨
不知道打什么tag(?

猜猜我多久才能把那篇花怜现代写完……

终于把自家孤剑开二苞了嘿嘿嘿。

我估计我是肝不到曦月了😭

本来今天晚上准备写花怜短篇现代paro结果给忘了。
画个表情包玩玩儿。墨香家仨儿子和仨闺女儿

【花怜】王子与恶龙的故事

*瞎jb乱扯,别信

*弱智的童话故事

*文笔一如既往的差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家,叫做仙乐国。
仙乐国中有一个王子,叫谢怜。
人们都hin喜欢谢怜王子,因为他法力高强,又很有钱。最主要的是他长的美。
谢怜:“我的美,你得不到。”

2.
谢怜王子从小听王子杀死恶龙救出公主的故事长大,小小的他便有了一个大大的梦想。
谢怜王子终于成年了。
正在举国欢庆的时候,谢怜王子突然对老国王说:
“我要去打败恶龙,拯救公主。”
老国王愣了一下
“没有公主。”
“……拯救世界。”
于是,在老国王“嘤嘤嘤”的哭声中,谢怜王子带着风信和慕情两个侍卫,踏上了杀死恶龙的征途。

3.
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里,谢怜王子遇上了一个吟游诗人,吟游诗人叫女装大佬(不)师青玄,他有操纵风的能力。谢怜王子很喜欢他,因为他很聪明,但谢怜王子也经常想:
“师青玄人很不错,可惜是个变态。”

4.
四人在森林中各种摸爬滚打,却一直没找到恶龙的影子。他们已经开始怀疑恶龙存在的真实性?????
直到他们发现了一个小木屋,屋里站着一个白衣人。
白衣人缓缓转过身:“我叫白无相,是恶龙花城的手下,想要见到他,就必须先杀死我。”
这是谢怜第一次听说恶龙的名字。
可惜,四个20级的玩家打80级精英怪级别的白无相怎么打的过。
四人被打得屁滚尿流,谢怜身上的钱被白无相拿走了,连着他那把绝世宝剑,还有其他的三个人。
不知道白无相对他们做了什么,谢怜老远都能听到风信的骂声
“操你妈!白无相!听见没?操你妈!”

5.
就在谢怜王子最失魂落魄的时候,出现了一位少年。
“这位哥哥,你在这儿做什么呢?”
少年红衣似枫,眸亮如星,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
谢怜王子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少年。
少年笑了一下
“哥哥,我叫三郎,我可以帮助你打败白无相♡”
【这个♡是什么?】

6.
三郎的训练很严苛,堪称魔鬼训练。
但是三郎的厨艺很好,人很温柔(训练外),每次谢怜训练回来,都会得到一个爱的抱抱(?)和一大桌子菜。
晚上,他们就睡在一起。
谢怜和三郎既像朋友又像师徒。
他们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打败了很对怪兽,七年之后,谢怜王子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连着他的心境,他从一个鲁莽冲动的王子变成了一个心平气和的青年。

7.
他们回去找到了白无相。
想想,一个95级的玩家和一个不知道什么级别反正很高的玩家一起打一个80级的精英怪是种什么概念。
咔嚓。
咚。
咕噜。
白无相终于被杀死了。
谢怜和三郎救出了被蹂躏得很惨的风信慕情和师青玄。

8.
五人一起来到了恶龙的巢穴。与其说是巢穴,不如说是一片世外桃源。
谢怜把三郎留下,让其他人分开寻找恶龙。
四周一片静谧,只剩下花瓣飘落、溪水潺潺和二人的呼吸声。
“花城。”谢怜叫道。
身边的少年瞬间变成了一个红衣青年。
竟是比谢怜还要高一些。
头上顶着一对角,背后有一对翅膀。
谢怜没感到惊讶,他早就知道三郎就是恶龙了。
但是他现在根本没有想要杀掉恶龙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喜欢这个对自己特别好的恶龙。
“我还是更喜欢哥哥叫我三郎”花城说到。
还没等谢怜反应过来,花城便单膝跪地,从怀中掏出了一个什么东西。

9.
是一枚晶莹剔透的戒指。
谢怜还是没感到惊讶,他甚至觉得这是一件寻常的事,它本就该这样发生。
“哥哥,”花城说道。“你愿意一直和我在一起吗?”
谢怜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件事,但他觉得自己脸上快要烧起来了。
花城继续说道:“从第一次见到你起,我就喜欢你了。”说着,把戒指小心翼翼地戴在了谢怜的无名指上。
“喜欢吗?”
谢怜觉得自己轻飘飘的,马上就要晕过去了。
他胡乱地答了一声:“……嗯。”
花城轻笑了一声,把谢怜横抱起来,走向桃林深处。
花城突然出声:“树后面的三位,麻烦回去告诉国王,王子已经成功驯服了恶龙,过些时日便会带着恶龙回去。”
树后面的慕情白眼快要翻到地上去了。

10.
仙乐国的百姓都知道他们的谢怜王子驯服了恶龙。
直到王子带着恶龙和恶龙的聘礼回来,直到王子和恶龙在一起,并和恶龙隐居山林,人们才知道
“原来驯服,是这个意思。”

                                                                     END
依旧是乱七八糟写,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吧(๑´3`๑)

【双道长】听客栈小二讲故事(?

*HE

*第一次写……文笔渣,小学生文笔

*唔……不记得是从哪里看到的梗🐸可以算是……有借鉴吧

*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小蓝手♡

*短小,可能有很多地方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今夜是除夕。

街上并无多少人,只是家家户户都亮着灯,门口挂着几个大红灯笼。闲逛在街上,也能听到各家中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我在街上晃悠,晃着晃着就走进了一家客栈。

客栈里有几桌酒客,高声聊着什么。我径直走到了一张靠窗的酒桌旁,坐下。唤来店小二。

“小二,来壶好酒!”

却见小二用一种很纠结的眼神看着我。

我道:“怎么了?”小二说:“……客官,这张桌子今天是不准坐的。”我本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听到这句,不禁有些生气。

“诶凭什么这张桌子不准坐?你们客栈怎么想的,钱都不赚了吗?会不会做生意啊?小爷我今天就是要坐这张桌子怎么地……”

小二摸了摸手,一幅很窘迫的样子:“客官对不住啊,你有所不知,很多年前,就我刚来的时候,我们店里来了一位客人。”

“那位客人一身黑袍,身型高挑,身后背着两把剑,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他进来要了两壶好酒,几碟小菜,还有两幅碗筷。不过,这个客人点菜的时候是写出来的,我们才知道——他是个哑巴。”

我倒了一杯茶,对小二说:“来来来,你坐下来,慢慢说。”话罢,将那杯茶推到他面前。

“哦,好!”小二坐下来,把茶一饮而尽,接着说到。“当时,那个客人就坐的你这个位置,上菜之后,他也不做什么,把两个杯子倒上酒,在自己这边放一杯,对面放一杯。然后他又对着空气碰了碰杯——就像对面有个人在和他碰杯。”

“从那之后,他每年都会来。不过,每次都是他一个人。”

小二顿了顿,像是在思索,继而又说:“……我去问过他‘为什么?’——就是他来的第一年,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他看了我一眼,愣了一会, 我感觉他好像很悲伤的样子。他写道:

‘我在找一个故人。’末了,他又在最后添了几个字——‘我的挚友’。”

“他每年都坐这个位子,老板也默认了,反正除夕夜人少,索性就把这位子留给他。这么多年,已经成为我们店的习惯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三年没有来。但是位子一直给他留着。”

我有点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但既然别人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勉强,乖乖地去坐了旁边的一桌。

我百般聊赖地坐着,一手托腮,一手握着酒杯。忽然,客栈的门被打开了。

来的是两个人。前者一袭白衣,面容清秀,墨色长发随意披着,头戴一顶道冠。侧头对身后之人笑着说些什么。后者黑衣黑发,袍角不染一尘。头发整齐地束在脑后,露出他清俊的面容。他面无表情的点着头,却不难从他眼中看到笑意。

二人皆是身负长剑,手持拂尘。细看,他们的眼睛都是一样的明亮,眼中好似有万千星辰。

像是一个人的眼睛。

一人如明月清风,一人似傲雪凌霜。却是相同的气度,一等一的俊俏。

我低声唤来小二:

“诶,这位黑衣道长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客人?”

“对对对,就是他!”

“那……”我偷偷地看向他们,视线落在白衣道人身上。“这位白衣道长是……”

小二顺着我的视线望过去,白衣道人低低笑着,黑衣道人也露出了他少有的温柔。

“不知道呢。或许——”

“是找到他那位故人……挚友了吧。”



                                                                      END

写到这里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比心♡

准备做一套书签……可惜我还没想好人设……

摸鱼。
我......第一次平板上画画......
丑不拉几😀

表情包第三弹
又把天官看了一遍.......每天 都不够看QnQ
看到只要十几晋江币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