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溯之不是秋树枝!!

这里秋溯之,可以叫树枝反正随便您怎么叫√
是个三岁的垃圾写手√
关键词priest/华武/双武/武暗/杂食/雷卡/天官/霹雳/剑三√
请随意勾搭√
扣扣门牌号:1054098894请扩我!!

新发型和新衣服混搭怎么这么好看啊…耳饰好戳我

卧槽官方你真的忍心让这么好的大师兄离开武当?!?你他妈的。如果真的走了 我杀官方

帝文。:

“我最怕的事情,大概是哪天控制不住心魔,做出伤害你们,伤害武当的事情。这些年和至恶的自己争斗的日日夜夜,的确太折磨人了啊。——但只要我一想到阿新已经完成了我的夙愿,小亦子和小棠现在也都好好的,成天闹腾,我还可以看到他们的笑,我还可以听他们喊我大师兄,我还可以…帮上他们的忙,那我苦一些,累一些,也是没什么的。他们本来就没必要知道我的事情呀。”


“对我来说,只要他们都在,武当还在,我便一切都好。”说罢,郑居和笑了起来,一如你刚踏入武当山门时,他给你递过同尘袍的那个时候。

多年之后,扬名天下的华山少侠携妻子隐退江湖。可他依旧忘不了二十年前那个黑发白衣的人。十七岁的少年面若桃花、白衣胜雪,一双充满少年人活力的眼睛里满是对未来的期望和向往,肩膀消瘦但背却永远挺得笔直。他始终记得那人眉间沁血的朱砂和鬓角的白发。他们都许诺要给对方一辈子的好。少年对他说“等到我们都扬名天下了,就去找个山光秀丽的地方过小日子……武当后山的竹子青翠,贫道就在屋子的后边儿种上一片……”昔日人音容笑貌,于今在脑海中依然清晰。可华山非常清楚,他的少年、他的小道长已经永远回不来了。
永远停留在他最好的十七岁。

宋居亦:
在吗,在吗,在吗大师兄,大师兄在忙吗,大师兄你好,在吗,在吗,不做课业成吗,大师兄在不在,在吗,居和你忙完了吗,在吗,在忙吗,师兄别收穗了,在吗,在吗师兄,居和我喜欢你,在吗师兄!

是儿砸!!捏脸捏的好爽!
最后两张是自家华仔!

天气太热,离长生殿比较近的萧道长和宋道长(某宋道长并不是)跑到长生殿内避暑。
萧居棠不停地用一把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扇子扇着风:“……老四我要热死了。”
“我也是…好热啊我要热成傻狗了。”宋居亦有气无力地挂在窗边。“怎么才五月就这么热啊…!大师兄你热吗?”
“确实很热。”郑居和擦去头上的汗。
萧居棠略一思索:“我倒是想到了个消暑的好方法,只不过…”
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读懂了对方心中的想法。
郑居和点点头:“我觉得可行。”
于是三只居居去了长生殿下的水边找邱居新,还不忘拉上了在自己房前边练剑边喊热的蔡居诚。

然后出现了邱居新站在木台中央,正前方是看书的郑居和,右侧是悄咪咪不知道在奋笔疾书什么的宋居亦和萧居棠,蔡居诚在邱居新的后边打坐的奇特情景。

萧居棠:“啊,好凉快…!”
宋居亦:“超——爽!”
蔡居诚:“将就。”
郑居和:“要好很多,辛苦居新了。”
邱居新:“……嗯。”
萧居棠:“如果师父也在岂不就更…”
蔡居诚:“老五我支持你这种送死的思想,大胆去做吧,师兄挺你。”
萧居棠:“不…不了。”





五只居的夏天✌私心亦和tag(。

        “居亦,快来喝药。”郑居和端着熬好的药汤,伸手摸了摸在被褥里缩成一团的孩子的额头,依旧是烫的不行。
        宋居亦已经快烧的神志不清了,但苦涩的药味一下子让他清醒了不少。他用被子盖住脸,声音闷闷地传出:
        “大师兄……这个药闻着就好苦哇,我可以不喝吗!”
        “不行,”郑居和拒绝了他的要求。“你烧得这么厉害,必须得喝。”
        “……”被子里毫无动静。
         郑居和叹了口气,轻轻推了推床上那一团:“再不喝药就凉啦。居亦喝了药,师兄就带你下山买糖葫芦好不好?”
        “真的吗?”
        “真的,没骗你,师兄给你买好多好多糖葫芦。”
        “那好吧,”宋居亦委委屈屈地从被子里钻出来,接过药碗。“那我喝了……”
        郑居和点点头。
        宋居亦不情不愿地把药碗放到嘴边,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他讨好地看向郑居和,郑居和对他笑笑,温柔又不容拒绝。
        宋居亦只好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下去。
        “……师兄……好苦啊!!”刚放下碗宋居亦一把就抱着郑居和哭了起来。
        “居亦乖,不哭了啊。”郑居和环住宋居亦,拍拍他的背,把他放到床上。“睡一觉吧,睡一觉师兄就带你买糖葫芦。”
        “呜呜……”宋居亦小声啜泣着,在郑居和的安抚下渐渐平静下来,只是手还攥的郑居和的袍角不放。他迷迷糊糊得想到:
        “大师兄身上好香…比药好闻多了……”






来交党费!郑师兄传记观后感✌我爱郑师兄一辈子!!!我嗑爆亦和一辈子!!!

华山初见武当是在一个雪天。

那天他与同门切磋完,就到附近山门下的一棵松树上坐着思考人生。雪很大,上山的路很滑,便没有什么人来往,只有车夫坐在车边喝着用牛皮袋装的热酒。华山觉得无聊,正想离开再去调戏下小师弟,忽然就瞥见一个人影。
武当艰难地向上走着,时不时一个趔趄,几次差点摔倒。他弯下腰,极力想要缩进外衣的毛毛里。将手拢到嘴边,呼出热气来温暖冻僵的双手。
太单薄了。
华山想到。
武当见前路无人,便四处张望,终于看见了坐在树上的华山。他心里一喜,快步朝树下走去。
华山只看见武当向他走来,仰头说道:
“这位华山少侠,贫道本欲到听雪楼寻访好友,不料迷了路,若有空的话还请带路。”
明眸皓齿,眼角上扬,不经意间还能看到他眼中带笑的水波。鼻尖被雪冻的有些发红,倒是为他清秀的面孔添了几分灵动。
华山竟觉得面上微微发烫,一时间没来得及回答他。脑内中只剩下两个字: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