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溯之不是秋树枝!!

这里秋溯之,可以叫树枝反正随便您怎么叫√
是个三岁的垃圾写手√
关键词priest/华武/双武/武暗/杂食/雷卡/霹雳/剑三√
请随意勾搭√
扣扣门牌号:1054098894请扩我!!

【华山×武当】江湖(1-7)

*啊不知道要写多久,随心吧

*很短,大概是段子

*道长名字懒得想……啊就用我的艾迪吧

1.
        小师弟今天要下山了。

        全武当的弟子们都欢呼起来。

2.
        为什么呢?

3.
        小师弟也是从后山捡回来的,不过和其他师兄不同。其他师兄被捡回来是大多还是个小婴儿,小师弟被发现的时候已经七岁了。

        大家依然清晰地记着那天的情景:秋风萧瑟,掌门牵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回来,对他们说这是小师弟。小师弟头发乱蓬蓬的,遮住了眼睛,他薅了薅额前的头发,露出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对着周围一圈师兄们笑。

        众人:这种被戳心的感觉是什么!

        小师弟姓秋,名溯之,据说是他那不晓得哪儿去了的爹娘给取的。掌门说既然来了武当就要像武当人,便给小师弟取“秋居鸣”作为道名,至于“溯之”,用不用随他。

        晚上秋小师弟被梳洗得干干净净,说实在的,小师弟真的是太漂亮了。不似他们邱师兄那样的冰山男神脸,而是天生一副笑相,眼角带着一抹粉红,微微上扬,五官精致得仿佛如玉琢成。虽是孩童,却已显露出今后的风采。

        试问这样的小朋友谁不喜欢呢。

        众弟子忍不住了。对着白白嫩嫩的小师弟上下其手、摸摸搞搞、问东问西……为我们展现了一群深山里几百年没吃人的老妖精终于抓到了人准备吃肉的欢乐时光。

        他们没想到的是,小师弟默不作声地把谁谁谁掐了几次脸谁把他抛到天上去都记在了脑中。

        第二天,众师兄在自己的鞋里发现了各种小耗子毛毛虫。

 
        武当山上哀嚎一片。

4.
        毕竟是在山下流浪了这么长时间,小师弟把该学的不该学的全都学了一遍。明面上师兄都很和蔼可亲一口一个“秋师弟”“居鸣”,其实背地里都悄悄地叫他“小登徒子”。

        被小师弟整过的人无数,连掌门都不例外。

 

        然后被掌门关了禁闭一个月。

 

        胆儿可真肥。
   

5.
        好吧,大家其实都挺喜欢小师弟的。

        只是这孩子太皮了点。

6.
        反正过了很久,小师弟也长大了,把他那些冰块儿师兄的外冷内热学了个遍。

   
        也不是很冰。

        至少私底下不是。

        除了嗯嗯师兄。
  
   

        然后小师弟就变成了外冷内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

        小师弟看谁都是乐呵呵的,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内心是有多么邪恶。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宋居义道长说:小师弟真  的很恐怖,上次蔡师兄把他给凶了,他心里就不服气。之后小师弟找我要泻药,我没多想就给他了,结果第二天整整一天我们都没看带过蔡师兄!就看见小师弟在那里很诡异的笑了一整天!!太吓人了———————

 
        宋道长您冷静一下。

        诸如此类的情况,数不胜数。不过随着小师弟渐渐长大而渐渐减少。

        但我们都知道他还是很记仇的。

   
        如今小师弟已及弱冠,人也愈发精致,大家都在怀疑当年掌门是不是看他漂亮才把他拐回来的。

        萧掌门:我不是我没有。

        当然,小师弟不可能是个花瓶。虽然开始习武比其他师兄晚,但是他比其他师兄都要努力,小小年纪便有了大作为。

        这年纪也是该下山游历了,师兄们自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一个二个卯足了劲儿劝小师弟下山,终于把小师弟劝动了。

7.
       “师兄再见,我下山游历去了。”我们的小师弟向师兄们道别。“哪天我改道去把师兄们在华山的债讨回来,然后给你们带一堆东西回来。”

        “嗯。”

        “居鸣你小心点儿啊,有什么事就回武当来,有我们给你撑腰呢。”

        “秋师弟,江湖险恶,你可要小心。”

        “钱不够了,我们给你寄钱过来。”

        “有谁欺负你了就写信给我们说,我们马山下山来把他定住打他然后给他念三天的经。”

        “我觉得可行。”

        “可以。”

        “就是。”

        小师弟被他们逗笑了:“说什么呢,有我打不过的人吗?”

        众师兄笑着应是。

        日上三竿,时间已经不早了,众人笑也笑了,话也说完了,小师弟一甩拂尘:

       “师兄们我真的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贫道去也——”

        说罢,便潇洒地大步一跨迈出了武当的大门,向着所谓的“江湖”走去。

        行了一段,快要看不见武当了。他听见身后不知是哪位师兄喊着。

       “江湖路远——我等就在你身后——”

   
   他愣了下,感觉鼻头有些发酸,故作镇定地一抹鼻子,运起轻功向远处飞去,做了天边最美的一朵云彩。

                                                                        TBC

好紧脏!

这章很短小……我会努力粗长起来的!

这里安卓对酒行-玉门春风 武当 秋溯之

欢迎勾搭!

我觉得我是武当的叛徒!

话说拿自己ID写同人好羞耻啊哈哈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