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秋来

什么叫产粮?什么叫更新?你看我是像这样的人吗?

【双道长】听客栈小二讲故事(?

*HE

*第一次写……文笔渣,小学生文笔

*唔……不记得是从哪里看到的梗🐸可以算是……有借鉴吧

*喜欢的话点点小红心小蓝手♡

*短小,可能有很多地方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今夜是除夕。

街上并无多少人,只是家家户户都亮着灯,门口挂着几个大红灯笼。闲逛在街上,也能听到各家中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我在街上晃悠,晃着晃着就走进了一家客栈。

客栈里有几桌酒客,高声聊着什么。我径直走到了一张靠窗的酒桌旁,坐下。唤来店小二。

“小二,来壶好酒!”

却见小二用一种很纠结的眼神看着我。

我道:“怎么了?”小二说:“……客官,这张桌子今天是不准坐的。”我本就是脾气暴躁的人,听到这句,不禁有些生气。

“诶凭什么这张桌子不准坐?你们客栈怎么想的,钱都不赚了吗?会不会做生意啊?小爷我今天就是要坐这张桌子怎么地……”

小二摸了摸手,一幅很窘迫的样子:“客官对不住啊,你有所不知,很多年前,就我刚来的时候,我们店里来了一位客人。”

“那位客人一身黑袍,身型高挑,身后背着两把剑,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他进来要了两壶好酒,几碟小菜,还有两幅碗筷。不过,这个客人点菜的时候是写出来的,我们才知道——他是个哑巴。”

我倒了一杯茶,对小二说:“来来来,你坐下来,慢慢说。”话罢,将那杯茶推到他面前。

“哦,好!”小二坐下来,把茶一饮而尽,接着说到。“当时,那个客人就坐的你这个位置,上菜之后,他也不做什么,把两个杯子倒上酒,在自己这边放一杯,对面放一杯。然后他又对着空气碰了碰杯——就像对面有个人在和他碰杯。”

“从那之后,他每年都会来。不过,每次都是他一个人。”

小二顿了顿,像是在思索,继而又说:“……我去问过他‘为什么?’——就是他来的第一年,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他看了我一眼,愣了一会, 我感觉他好像很悲伤的样子。他写道:

‘我在找一个故人。’末了,他又在最后添了几个字——‘我的挚友’。”

“他每年都坐这个位子,老板也默认了,反正除夕夜人少,索性就把这位子留给他。这么多年,已经成为我们店的习惯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三年没有来。但是位子一直给他留着。”

我有点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但既然别人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勉强,乖乖地去坐了旁边的一桌。

我百般聊赖地坐着,一手托腮,一手握着酒杯。忽然,客栈的门被打开了。

来的是两个人。前者一袭白衣,面容清秀,墨色长发随意披着,头戴一顶道冠。侧头对身后之人笑着说些什么。后者黑衣黑发,袍角不染一尘。头发整齐地束在脑后,露出他清俊的面容。他面无表情的点着头,却不难从他眼中看到笑意。

二人皆是身负长剑,手持拂尘。细看,他们的眼睛都是一样的明亮,眼中好似有万千星辰。

像是一个人的眼睛。

一人如明月清风,一人似傲雪凌霜。却是相同的气度,一等一的俊俏。

我低声唤来小二:

“诶,这位黑衣道长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客人?”

“对对对,就是他!”

“那……”我偷偷地看向他们,视线落在白衣道人身上。“这位白衣道长是……”

小二顺着我的视线望过去,白衣道人低低笑着,黑衣道人也露出了他少有的温柔。

“不知道呢。或许——”

“是找到他那位故人……挚友了吧。”



                                                                      END

写到这里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比心♡